{随机段子}

国庆假期旅游人次或破8亿

无限丰富的皮卡生活长城枪皮卡实景照片

????[新车图]在2019年上海车展上,长城皮卡发布了基于全新平台的P系列皮卡枪。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难理解,也很有趣。不仅如此,这种皮卡车对越野强硬板车也有越野强硬板车,对丰富的科技配置具有科技配置,可以说在国内皮卡车领域是一种非常强大的产品。究竟如何?让我们来了解一下。

xin che tu zai 2019 nian shang hai che zhan shang, chang cheng pi ka fa bu le ji yu quan xin ping tai de P xi lie pi ka qiang. zhe ge ming zi ting qi lai hen nan li jie, ye hen you qu. bu jin ru ci, zhe zhong pi ka che dui yue ye qiang ying ban che ye you yue ye qiang ying ban che, dui feng fu de ke ji pei zhi ju you ke ji pei zhi, ke yi shuo zai guo nei pi ka che ling yu shi yi zhong fei chang qiang da de chan pin. jiu jing ru he? rang wo men lai liao jie yi xia.

????

当前文章:http://www.sikhuniverse.com/q50ow/41738-298887-54730.html

发布时间:02:43:50

中国诗歌网??故事??睡前小故事??赛车机器人??歌词网??中国万年历??优美文章??神话故事??神话故事??新闻头条??

{相关文章}

量子通信龙头坎坷资本路:运营商资不抵债待"补血"

????

  原标题:量子通信龙头坎坷资本路:运营商资不抵债待“补血”设备商正冲刺科创板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彭 斐每经编辑 魏官红

  3年前,“墨子号”卫星成功发射,让神秘了100多年的量子物理,终于走上历史舞台,也为量子通信竖起了中国标杆。这个颇为神秘的“黑科技”一度引爆资本圈,其市场空间被广泛看好。

  “有人说百亿元,有人说千亿元,我觉得都不是特别准确。”量子通信龙头科大国盾量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国盾)一位高管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量子通信市场发展到多大程度都有可能。

  不过,在当前的初级发展阶段,量子通信还没有达到资本市场预期。今年7月31日,随着设备商科大国盾“中止”科创板申请,量子通信第一股又将晚些到来。而就在同一天,“量子之父”潘建伟持股的国科量子通信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量网)开始寻求增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家肩负“打通量子通信产业链上下游”重任的公司,在财务上却捉襟见肘。国科量网的主营业务是量子通信网络建设和运营,在最近两年半时间里,累计亏损达到1.73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已是资不抵债。

  在一位长期跟踪量子通信领域的券商人士看来,这也反映出量子通信当前面临的尴尬境地,虽然有“墨子号”卫星、“京沪干线”等引导,但终端用户更青睐于现有的保密措施和手段,量子通信在商业应用上能否大规模展开,还有待观察。

  而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与行业人士的交流中,也有企业高管坚持认为,一旦成本得到有效控制,无条件安全的量子通信将占领公众网广阔的市场。

  国科量网已资不抵债

  在量子通信由科研机构向产业实体的发展过程中,代表中科院统一负责进行资产运营的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控股)扮演着重要角色。

  2016年,国科控股决定联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和潘建伟院士等技术团队,发起设立国科量网,目标是引导市场资金参与量子网络建设,通过网络建设和运营,打通量子通信产业链上下游。

  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有着中科院烙印的国科量网,为了完成打通量子通信产业链上下游的目标,连续两年抛出了增资计划。

  今年7月3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出国科量网增资项目,本次增资完成后,原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不低于85.71%,新增股东合计持股比例不超过14.29%。募集资金将用于融资方(国科量网)主营业务发展,补充融资方营运资金,增强融资方资本实力,保障融资方经营的持续发展。

  工商信息显示,成立于2016年11月29日的国科量网,目前有13名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持股39.07%。天眼查信息显示,一年前(2018年8月7日),国科量网就完成了一次注册资本变更,由6000万元增加至7678万元,增加幅度为27.97%。

  虽然背靠国科控股这棵“掌管着7600亿(元)规模的科技资产”的大树,但成立尚不足3年的国科量网,其财务状况却有些糟糕。

  审计数据显示,在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国科量网的净利润分别为- 3402.21万元、- 9273.28万元、-4604.68万元。在两年半的时间里,累计亏损1.73亿元。

  “财务数据不太好看,这个没办法。”一位接近该项目的权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国科量网目前不仅缺钱,还有一些其他条件。但对于其他条件的具体信息,该人士并未透露。此外,对于亏损原因,8月14日、15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国科量网方面,但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量无印良品引网友不满_蜘蛛资讯网子通信当前还谈不上一个产业,因为还没有大规模商用,产业链下游公司的成本压力可想而知。

  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的国科量网审计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国科量网资产总计5.96亿元,负债总计为6.34亿元,所有者权益为-3884.13万元。也就是说,截至今年上半年,这家公司已经资老鹰官宣续约卡特_蜘蛛资讯网不抵债。

  在这种背景下,一年后,国科量网再次抛出增资计划。即便增资信息披露期满日期是9月26日,但从目前来看,国科量网可能已经找到了意向“金主”。

  “一般国有增资项目进场,都是找好投资方的,除非你资源特别强,能够说服他(国科量网)。”8月14日,上述权威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科大国盾冲刺科创板

  在量子通信技术的众中国女排八连胜_蜘蛛资讯网多参与者中,有一对系出名门的同门师兄弟不得不提,一个是不满“3岁”的国科量网;另一个就是已在此领域奋战10年的科大国盾。

  相比于当下急于增资的国科量网,作为身居产业链上游的老大哥,科大国盾正在向屠呦呦_蜘蛛资讯网科创板发起冲刺。今年3月27日,上交所公布了科创板第二批获受理的8家企业名单,科大国盾赫然在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我国目前已建成的实用化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总长(光缆皮长)已达7000余公里,其中超过6000公里使用了科大国盾提供的产品且处于在线运行状态。

  正在寻求增资的国科量网,因为其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成为了科大国盾的关联方。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以下简称招股书)显示,2016年初,国科控股与科大国盾“结缘”,当时,国科控股持股8.02%,为科大国盾第三大股东。

  科大国盾称,国科量网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和运营,系公司的下游客户。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公司直接向国科量网销售金额分别为1822.08万元、996.41万元,占公司同期销售收入的6.42%、3.76%。

  早在2017年10月,科大国盾总裁赵勇就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科大国盾已经接受IPO辅导。在他看来,“不管是规模上,还是研制、生产、提供的服务上,在全世界也没有比科大国盾做的工作多的。”

  事实上,早在2015年底,量子通信概念就一度引爆A股市场,但略显尴尬的是,真正的量子通信龙头科大国盾并未上市。因此,科大国盾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各方关注。

  今年3月底,科大国盾招股书提到,还没有从事生产量子保密通信产品的上市公司。很显然,科大国盾想实现这个“零”的突破。

  不过,这个突破的过程,暂时出现了波折。7月31日,上交所公布的科创板最新进展显示,科大国盾的申请状态处于“中止”状态。

  随后,保荐机构国元证券董秘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称:“据了解,包括科大国盾在内的80多家企业需申报更新2019年上半年财务报表,待更新后将重新恢复审查。”

  该说法也得到了科大国盾总裁的证实。他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家都在这么做,(科大国盾申请科创板)后期还会继续。

  中科大起到关键作用

  虽然还未真正登陆资本市场,但对于量子通信未来的市场规模,各方早已有了贵州铜仁市地震_蜘蛛资讯网50亿到上千亿元不等的预计。但要实现这个数值,首先要经历科研机构到产业实体的过程。

  在中国量子通信发展初期,中科大起到了关键作用。2009年5月,在科大国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设立时,发起人包括出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潘建伟、彭承志等人。

  2016年8月16日,由潘建伟担任首席科学家的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升空,而在“京沪干线”项目中,潘建伟同样是首席科学家。

  一位长期跟踪量子通信领域的券商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虽然有关量子的争议不断,但在这个领域,潘建伟院士在国内外是最权威的,这点也是国内外公认的。

  工商信息显示,国科量网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持股39.07%,中科大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科大控股)持股19.54%,名列第二,潘建伟持股比例为5.康辉海霞备稿时为什么要吸氧_蜘蛛资讯网861%,位居第五。

  而在行业龙头科大国盾里,彭承志与潘建伟的话语权可能更重。科大国盾现任董事长彭承志,为中科院“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号)科学应用系统总师和卫星系统副总师,同时也是“量子之父”潘建伟的得力干将。

  科大国盾招股书显示,潘建伟自2009年5月量通有限(科大国盾前身)成立至今一直为公司股东,其于2016年12月前持有公司18.18%股份;于2016年12月应有关组织部门要求将以330万元现金出资形成的公司股份予以转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11月30日、2016年12月5日,潘建伟分别与树华科技以及楼永良、国元直投、国元创投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转让其所持科大国盾共计270万股股份,股份转让价格为130元/股。

  此后在2018年6月21日,潘建伟与合肥鞭影(合伙人主要为私募投资基金等外部投资者)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潘建伟向合肥鞭影转让其所持科大国盾160万股股份,股份转让价格为167元/股。

  根据上述股份转让数量及价格计算,作为科大国盾与国科量网的最初发起人之一,潘建伟所持科大国盾股份的转让金额累计达到6.18亿元。

  截至目前,潘建伟持有科大国盾660.8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1.01%。不过,潘建伟已将这部分股份的表决权委托至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控制的科大控股。

  科大系苦等市场爆发

  中国正在量子通信产业化初级阶段,国家长期累计投入或将达千亿元。这也催生了一批走在量子领域技术前沿的企业,它们开始寻求资本市场的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相比于“量子之父”潘建伟在科大国盾与国科量网均有持股,中科大及科大国盾的多位股东,在国内多家量子通信行业的企业也均已参股。

  对于同业竞争情况,科大国盾在招股书中披露,其关联方中从事量子技术产业化相关业务的公司有:问天量子、国科量网、国耀量子、国仪量子和本源量子。

  在这些关联企业中,问天量子与科大国盾成立于2009年,科大控股持股21.82%,主要业务包括量子保密通信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量子保密通信网络设计、建设。其他几家则成立于2016年至2017年,主营业务均与量子通信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企业的股东名单中,出现了包括国科控股、科大控股,以及科大国盾自然人股东彭承志、潘建伟等。科大国盾披露称,科大控股或中科大未控制或与他人共同控制上述企业。

  不过,在一位国内知名量子通信企业高层看来,“科大国盾如果登陆科创板,将意味着量子产业化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招商证券分析师董理伟在研报中称,短期来看,政务、金融、国防专用网络建设是目前先行建设的领域,其中政策导向下政务专网将是最大的市场客户。

  来自中国采招网的信息显示,2011年底,济南市通过单一来源采购方式确定山东量子科学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为唯一供应商建设济南量子通信试验网,采购金额约为6000万元。

  招商证券2017年的研报认为,按2012年济南城域网,考虑地级市城域政务等专用网络,平均投资成本在亿元左右,全国市场约330亿元以上规模。

  在上述长期跟踪量子通信领域的券商人士看来,高昂的成本也成为量子通信在大规模商业化应用中的阻碍,“以现在的技术来看,现有的保密措施和手段,其实已经够用了,所以量子通信在商业应用上能否大规模展开,还有待观察。”

  “前期要(进行)大量的研发,而这些会成为产品的成本,作为企业来讲,不能亏本卖吧?”科大国盾总裁赵勇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规模化之前,单体的价格会贵一些,但在规模化之后,单体的成本会降很多。在赵勇看来,量子通信建设就像高速公路、光纤一样,是基础设施,而一旦和每个人都有关系之后,这个市场会很大。

责任编辑:覃肄灵

------分隔线----------------------------